乌海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利害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定要看看

2019/11/10 来源:乌海汽车网

导读

··········第1章 序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利害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定要看看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1章 序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她和沈寒城结婚一年了!

可是,这一年来,他从来不住在这里,每次回来都将她当作发泄的工具,对她从不怜惜。

明明做着最亲密无间的事,可对他们俩来说,却像是对彼此的折磨一样!

陆瑾汐知道,这一切的缘由皆是由于她的双胞胎姐姐——陆霜芝。

一年前,本该属于他们的洞房花烛夜,却由于陆霜芝出了车祸,新郎官沈寒城居然撇下了新婚妻子,急匆匆地跑去了医院。

陆霜芝一醒来就指认是陆瑾汐害她。

虽然,这起车祸已认定为意外,但是沈寒城却将陆霜芝的话听进去了,直接认定陆瑾汐为了能够顺利嫁给他,找人在车上动了手脚,为的就是除去陆霜芝这个隐患!

只由于,明明是陆霜芝和沈寒城相爱,陆瑾汐却设计爬上了沈寒城的床,沈寒城最后不能不娶了陆瑾汐。

可是,沈寒城万万没想到,好似小白兔一般无害的陆瑾汐,居然会对自己的亲姐姐下此辣手!

就在这个时候,沈寒城的手机响了。

他的动作一顿,扭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,一下子从陆瑾汐的身子里退了出来,快速按下接听键。

只是,他还没来得及出声,麦克风那头便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,“先生,您好!这里是中心医院,您的太太晕倒了,请你速速过来一趟……”

对方话还没说完,沈寒城脸色突然一沉,声音十分急切,“我立刻过去,请帮忙照顾好她!”

陆瑾汐微微抬眸,眨眼的工夫,沈寒城已将裤子套上,拿起挂在一旁的衬衣和外套,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“砰!”

房门被重重地关上,犹如陆瑾汐的心一样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顿时碎了1地。

呵——

您的太太!

只因为陆霜芝的手机里,沈寒城手机号的备注是“老公”2字……

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!

明明她陆瑾汐才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!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2章 给她陪葬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陆霜芝和陆瑾汐两姐妹虽是异卵双胞胎,两人倒还长得还挺像。

只不过,细看之下,陆霜芝的脸偏尖,性情温柔似水,而陆瑾汐的脸偏圆,性情也比较开朗活泼。

但是,从嫁给沈寒城的那天起,陆瑾汐的脸上早已不见了昔日的天真灿漫,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了阴郁与伤痛。

陆瑾汐唇角微动,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,拖着疼痛不已的身躯往浴室走去,看着镜子里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自己,嘴角终是溢出了1抹苦笑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她的手机响了,是她专门为沈寒城设置的铃声,她顿了一下,还是飞快地冲出去,迅速接起了电话。

“陆瑾汐,限你210分钟以内,立刻赶到中心医院,车子已停在楼下等你。”

麦克风那头传来了沈寒城的声音,语气霸道,不容一丝拒绝。

她还没有吭一声,沈寒城已匆匆挂掉电话。

眼窝顿时一片湿热,陆瑾汐无奈地摇了摇头,看着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洗掉的泡沫,抓起浴巾抹了一下,便快速换上衣服,1下楼就上了那辆车。

一路上,她的眼皮跳得很勤,心头也随着一紧,她总觉得此去,总会失去些什么一样……

没给她太多时间去想,车速很快,不到十五分钟,她已到了中心医院。

“怎么那末慢?”车子还没停稳,一直在医院门口徘徊的沈寒城,已经伸手去拉车门,一下子就将陆瑾汐扯了下来,然后他扭头看向身后的护士,说道,“她,是霜芝的双胞胎mm,血型一样!”

小护士看到陆瑾汐的霎时,明显是吓到的,由于眼前这个女人和躺在里面的那个,真的很像!她差点以为是陆霜芝跑了出来!

现在听到沈寒城这么一说,小护士才缓过神来,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瑾汐,有些迟疑,“这位小姐,状态不是很好……应当抽不了那么多血。”

这个时候,陆瑾汐总算明白为什么沈寒城让她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,原来是为了给陆霜芝输血!

“不会!她的身体很好!之前还是体育生!”沈寒城冷冷地瞥了一眼陆瑾汐,坚持道,“赶忙给她抽血吧,霜芝那边等不及了……”

闻言,陆瑾汐只觉得双腿发软,暂且不说到底要抽多少血,可是听沈寒城的意思就是,为了救陆霜芝,必须要多少,她就要输多少!

这完全是不顾她的命啊!

陆瑾汐双眸通红,一双眼珠紧紧盯着沈寒城,声音发颤,“我的身体……要是承受不住……那该怎么办?是要我……”

陪葬吗?

她曾无数次,听着沈寒城朝着自己怒吼,“若是霜芝有个三长两短,我定要你陪葬!”

原来,他是在履行他的许诺。

陆霜芝活不成,陆瑾汐她也别指望活了……

看着陆瑾汐泪水汪汪的双眼,沈寒城的心居然轻轻1颤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可是一想到陆霜芝毫无血色的脸,他咬了咬牙,沉声道,“你们这个血型本就特殊,现在医院血库不足,只有你才能救她了!”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3章 一文不值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听到这话,陆瑾汐不由地苦笑出声,泪水早已夺眶而出,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,染湿了她的上衣,刺痛了她的心,她牢牢咬着下唇,低吼道,“沈寒城!在你的心里,陆霜芝的命就是命,那我的命就那么不值一文吗?你不要忘了,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沈太太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1听到“沈太太”三个字,旁边的小护士顿时睁大了双眼,1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人,喃喃自语道,“里面那位不是……沈太太吗?”

这个女人竟敢当着外人的面,直接下了他的脸,沈寒城一把将陆瑾汐拉至一旁,紧紧地捏住了她的下巴,双眸狠厉,恶狠狠地道,“你还敢提沈太太这三个字?当初要不是你给我下药,又不知廉耻地爬上了我的床,若不是被伤透了心,霜芝她怎么会躲了一年……你现在竟然还敢,你还敢提?!”

盛怒之中的男人,眼里闪现出了杀意,若不是陆瑾汐现在还有用,沈寒城恨不得一下子就掐死她!

下巴被他死死扣住,陆瑾汐动弹不得,却照旧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寒眸,1字一顿地反驳道,“沈寒城!我说过,当时的事情,与我无关!我也是受害者!”

“受害者?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还有脸说自己是受害者?!”

沈寒城满眼厌恶地睨了陆瑾汐一眼,而后像是甩掉破布一样,狠狠地将她甩了出去,“你这类女人,在我眼里,根本一文不值!”

说完,沈寒城面色阴森地朝着一旁的小护士道,“还不赶忙带她去抽血?”

本就被折腾得体力不支的陆瑾汐,被他这么1甩,后背直接砸在了墙上,而后一个没站稳,就重重地滑倒在地上。

屁股1着地,她只觉得小腹1沉,双腿间仿佛有甚么东西在往下流。

“血……”

正好过来要扶起陆瑾汐的小护士,一下子吓得大叫起来,看着一脸惨白的陆瑾汐,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“来人,快来人!快来帮我扶一下!”说着,小护士就立刻伸手去扶住陆瑾汐。

闻声,还未走远的沈寒城,脚步一顿,转过身来,看到陆瑾汐苍白如纸的脸色,心头随着1揪。

他仅仅只是一甩手而已,她怎样就变成了这副模样?

心头闪过一丝烦躁,沈寒城看向一旁的小护士,不解地蹙起眉,“她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小护士被沈寒城阴冷的眼神惊了一下,还是很快反应过来,有些气喘地道,“看样子……有可能,流产,应该是流产啊!”

流产?陆瑾汐怀孕了?

沈寒城惊讶地挑挑眉,看向陆瑾汐。

就连已体力不支的陆瑾汐,听到小护士的话,也是心头1颤,她怀孕了?

如此想来,她才发现,自己这个月的M的确迟迟没来,前不久下体有些出血,她还以为是沈寒城用力过度……

可是,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……

抬眸看到沈寒城一脸阴郁的脸,陆瑾汐心下一惊,死死地反手握住小护士的手,“求你,求你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4章 还能抽血吗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小护士连连点头,赶忙扶着陆瑾汐走进了妇产科主任办公室。

不一会,老主任仔细为陆瑾汐检查以后,又给她处理了出血问题,看着病床上1脸苍白的年轻女子,她忍不住长叹了1声,“哎,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…怎样就不知道控制!你这都已有了身孕,更要多加注意,尤其这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是最为重要的。你们居然还行那么剧烈的房事啊,这样下去,不但孩子保不住,连你的身体都会垮的啊,孩子……”

说着,老主任微微偏头,似乎看到徘徊在病房外的男人,有些疑惑地暗自嘀咕起来,“那个男人来这里干什么?他的妻子不是在那边的手术室等待血浆吗?他不是说去想办法了吗?”

闻言,陆瑾汐原本惨白的脸变得骤青骤紫,而后讷讷地答了声,“我知道了,谢谢医生。”

小护士虽然心有疑惑,但是刚才沈寒城的眼光让她照旧心有余悸,想了想她还是走了出去。

她刚走到门口,就被沈寒城挡住,“她怎么样了?还能抽血吗?”

这时候,坐在一旁给陆瑾汐写病历的老主任,突然扭头看了过来,疑惑地问道,“谁要抽血?”

见沈寒城的眼光一直落在病床上,老主任怔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立马急了,“你是说她?!这位先生,这怎样可能?这位病人的身体现在很衰弱,而且孩子有先兆流产的迹象,本来就要卧床休息了,这个时候让她抽血,先不说孩子保不保得住,就连她都……”

孩子有可能保不住?陆瑾汐可能也会有危险?

沈寒城顿了顿,心头闪过一丝挣扎,可是1想到还躺在那头等着救命的陆霜芝,他还是沉下声道,“先救人要紧。”

还没等老主任说甚么,门外就有两名保镖冲了进来,将病床上的陆瑾汐给架了起来。

“不,你们放开我!”

一想到此去,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保不住,陆瑾汐拼命地挣扎着,扭头朝着老主任叫道,“医生,求您救救我的孩子……我不能去啊,我自己的命不要紧,但是这个孩子,我不能失去啊……”

就在刚才,她才做出了一个艰苦的决定,她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,而后与沈寒城离婚,带着孩子走得远远的,再也不想与他们有什么关系。

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之火,怎样能如此就被人给掐灭了呢?

她奋力挣扎着,身子照旧被保镳高大的身躯牢牢地制住。

“这位先生,你不能这样啊……”

说着,老主任就要伸手去拉人,却被另外一名保镳给按了回去,沈寒城的眸中闪过一丝寒意,朝着抱着陆瑾汐的保镳,冷声道,“赶忙送过去!”

“不——沈寒城,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陆瑾汐还在拼命地挣扎着,此刻的她,犹如被困住的小兽,发出痛苦又凄凉的叫声,做着垂死的挣扎。

但是,这一切都是徒劳。

被保镳提着走出门口的时候,她的手一下子捉住了沈寒城的手臂,泪眼汪汪地看着沈寒城,眸底满是哀求,“沈寒城,求求你……”

“放手!”沈寒城毫不客气地甩开了她的手。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5章 死都不会谅解你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放手?这是他对她哀求的回应吗?

小腹一阵坠痛,陆瑾汐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护住自己的小腹,可双手却被保镳牢牢制住,她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此刻的她,不死心地扭头去看沈寒城的背影,恍如想要穿透他的背,看透他的心一样。

她很想知道,他到底有一颗多么坚固的心啊!

十年了,她爱了沈寒城十年了!

即便一早就知道沈寒城爱的人是陆霜芝,可是她历来都没有敢袒露过自己的一丝倾慕,只因为这个深藏在她心底的男人,是她姐姐的男朋友。

然而,一年前,那毛病的一晚,竟然让她重燃希望。

最后,任谁都没想到的是,在沈家的强烈要求之下,沈寒城还是娶了她,嫁给他以后,她就全心全意地爱着他,对他好。

她曾一直以为,只要自己坚持下去,总有一天终将会感动他。

可是,事到如今,她发现自己错了,简直大错特错!

因为,有些人就算你花再多的真心与时间,他的心永久都捂不热!

在保镳地强迫拖拽下,陆瑾汐最终放弃了挣扎,双眼带着刺骨的恨意,死死盯着沈寒城所在的方向,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,“沈寒城,我死都不会原谅你!”

她撕心裂肺的叫声在走廊上久久回荡不散,沈寒城站在那里,1脸阴森,心头一阵沉重,根本感受不到周围人投来的异常眼光。

不知为什么,他的眼皮居然跳个不停。

难道,他做错了?

眼眸微微1黯,沈寒城抬脚朝病房走去,恍如在用实际行动坚定地告诉自己,为了霜芝,他必须得这么做!

陆瑾汐被强行按在那里,小护士抖着手,看着一旁凶神恶煞的保镳,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将针扎进了陆瑾汐的皮肤里。

看着那鲜血顺流而出,陆瑾汐只觉得浑身发冷,而后眼前1黑,就不省人事了。

等到她再次醒来,已是3天后了。

她微微动了动身,周围照旧是一片白,让她一度怀疑自己可能已死了。

突然,边上传来了一声低呼,“你醒来了?”

看到陆瑾汐醒来,护工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,继续说道,“我这就去告知沈先生,你醒来了。”

“等等!”

见护工就要站起来,陆瑾汐用力抓住了她的衣袖,小腹立刻传来一阵撕扯的痛意,她心下一惊,下意识抚上自己的小腹,喃喃道,“我的孩子,还好吗?”

“孩子……”护工看着陆瑾汐,心头闪过一丝不忍,犹豫了一下,还是垂眸说道,“小姐,你还年轻,孩子……以后还会有的。”

闻言,陆瑾汐脑袋轰隆一声,仿佛什么东西瞬间坍塌了一样,她猛地支持起身子,死死地拽住护工的手臂,哑着声嘶吼道,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怎么会没有了?!”

护工明显没有想到昏迷三天的人居然力气还会如此之大,她吓了好大一跳,想要去掰开陆瑾汐的手,却发现怎样也掰不开,最后只好轻轻地拍着陆瑾汐的手背,安慰道,“医生说已经尽力了……孩子以后还会有的,你还年轻啊,养好自己的身子才最重要……”

“哟,瑾汐醒了啊!”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6章 救命之恩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话音1落,陆霜芝已走了进来。

陆瑾汐立刻松开护工,缓缓地躺回病床上,收回视野,根本就不去看陆霜芝。

被人直接疏忽的陆霜芝倒也不气不恼,她挥了挥手,朝着护工道,“你先出去吧,我们姐妹俩有话要谈。”

护工犹豫地看了一眼虚弱无力的陆瑾汐,轻声说道,“沈太太,我去给你买点吃的。”

一听到“沈太太”三个字,陆霜芝脸色骤然1变,恶狠狠地瞪了护工一眼,1脸阴鸷,“还不出去?!”说完,她直接用力将护工推了出去,还特地狠狠地摔上了门。

见陆瑾汐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,好似外界任何事情都影响不到她似的。

陆霜芝就十分不爽,她迫切地想要看到顾瑾汐伤心欲绝的模样,她巴不得现在就掐死这个该死的女人!

“怎样?mm难道不想看到我?姐姐我可是带着病过来探望你的呢……”说着,陆霜芝还特地扯了扯自己的病号服。

陆瑾汐还是不理她,双手早已紧握成拳,指甲深深地刺入手心,可那点痛意根本抵不上心痛的万分之一!

见状,陆霜芝倒是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她的病床前,伸手就去拍陆瑾汐的脸,不由地轻笑出声,眸底带着几分怨毒,故意刺激陆瑾汐道,“哎……其实妹妹不想看到我,也是正常。毕竟为了救我,寒城让你给我输了血……还一不小心地,把你的孩子给弄掉了……姐姐真是太感谢你们母子的救命之恩了……这个小外甥真好,还没出身,就救了姨妈我一命啊……”

“陆霜芝!”

一听到陆霜芝提到孩子,陆瑾汐早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,她死死地盯着陆霜芝的脸,怒目切齿道,“你不要惹我!现在就给我滚出去!我不想看到你!”

“哎哟……mm你这么大声做甚么,吓到我了呢。我身体还没好,可禁不起你这么吓啊!”说着,陆霜芝还特意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眸底满是戏谑与嘲讽。

见状,陆瑾汐冷冷1哼,微微扯着唇,“陆霜芝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而已,你何必这么假惺惺呢?”

1想到自己那个可怜的孩子,陆瑾汐的鼻尖便直泛酸,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凄然来。

见状,陆霜芝心情瞬间大好,挑着眉头,继续不依不饶道,“假惺惺?既然你这么认为,那就是吧。不过,你现在也清楚了吧?寒城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我!就算你有了他的孩子,他一样对你们嗤之以鼻!”

沈寒城啊……

听到这个名字,陆瑾汐心下揪得生疼,好似一块心头肉被人硬生生地剜掉一般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而后艰苦地扯出一抹笑意,眸底尽是讽刺,“无论如何,我都是他明媒正娶的沈太太!”

“沈太太?”这两个字仿佛踩住了陆霜芝的命门一样,她脸色骤青,忍不住朝着陆瑾汐大叫起来,“你这个贱人!如果不是因为那臭老头偏爱你,你怎么可能有机会嫁给寒城?!”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第7章 让我恶心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臭老头?

陆瑾汐的脸色微微1变,自从父亲过世以后,陆霜芝都是这么称呼他的。

只不过,她嫁给沈寒城,这与父亲有何关系?

看到陆瑾汐神色不定,陆霜芝愈发得意,她索性敞开门说亮话,笑得1脸畅快道,“作为姐姐的我嘛,也不忍看你到时候被寒城赶出去那么难堪啊。所以呢,你识趣的话,就赶忙把婚离了,何必留下来自取其辱呢?”

离婚?

陆瑾汐暗自1笑,原来他们在谋划着这个!

如果陆霜芝刚才没有出现的话,也许陆瑾汐由于意气消沉,终究会离婚。但是,现在她其实不打算轻易将这个位置让出来!

既然她自己都不好过了,那么她绝对也不会让伤害自己孩子的人好过!

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意,陆瑾汐毫不客气地回击道,“离婚?我一直怀疑过当年那杯果汁……现在想一想,那个猜测八九不离十了!我告知你,想我离婚?没门!连窗缝都没有!”

“你!”

陆霜芝万万没想到,陆瑾汐居然说出这类话,心中顿时怒火直烧,气得她直跳脚,指着陆瑾汐大骂道,“陆瑾汐,你还要不要脸?!明知寒城不喜欢你,你还要死皮赖脸地赖在这里,有意思吗?!”

看着陆霜芝大发雷霆的样子,陆瑾汐更是愈发平静地看着她,嘴角照旧挂着一抹嘲笑,“不,我不会赖在这里不走。但是,我也不会离婚。只要有我在,陆霜芝,你一生都只会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小3!”

“你这个贱人!”闻言,陆霜芝气得甚么都顾不得了,直接上前拽住陆瑾汐的头发,扬起手就要往她的脸扇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她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,立马缩回了手,而后便换上了一副柔弱的模样,“咚”地1声,直直地跪在了陆瑾汐的床前,十分委屈地哭道,“mm,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,做甚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了,可是……我真的……我真的不知事情会变成这样……妹妹,我对不起你啊,对不起啊……”

“霜芝!”

刚走到门口的沈寒城一看到陆霜芝跪在地上,脸色骤沉,然后快步走了上来,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,连连为她抚背,柔声安慰道,“这些事与你无关,你不要自责了。”

此时,只要沈寒城多看陆瑾汐一眼,他就会发现她被人拽乱的头发。

可是,从进门的那刻起,他的眼中只有那哭得梨花带雨的陆霜芝。

与她无关?那与谁有关?

陆瑾汐躺在病床上,冷冷地看着两人在她面前相拥的1幕,尤其是陆霜芝透过沈寒城臂弯看过来时,她眼底的那抹得意,完全刺痛了陆瑾汐的眼。

这里的空气压抑得她快要窒息,心下一沉,她一手拔掉自己手上的针头,扶着床,快速下到地上,就要朝外头走去。

“陆瑾汐,你要做什么?”

看到陆瑾汐这样,沈寒城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的手臂,有些愤怒地质问道,“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?”

“胡闹?”陆瑾汐缓缓转眸过来,将沈寒城的手指一个个掰掉,冷冷地睨了他一眼,而后像是看陌生人一般,冷声道,“你们两个,让我恶心!既然你们觉得这里好,那我就让给你们!不要脸的狗男女!”

万艾可(伟哥)补肾壮阳

greenviagra是什么

印度神油正品多少钱

药店有卖威尔刚吗

标签